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

晓院附小六(1)班的博客 欢迎大家来织围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有“许仙和白娘子”----秦雨乐  

2014-03-05 08:2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去年冬天,家里来了两位“客人”——— “许仙和白娘子”。没错,它们是我养的宠物—一条蛇和一只鹦鹉。

不用害怕,这条蛇不会咬人,它是市场上可以买得到的宠物蛇。它全身雪白,身材迷你——仅有60厘米那么长,伞柄那么粗。两双墨色的“丹凤眼”好似灵敏的雷达,准确无误的搜寻到老鼠,蟑螂这些可恶的家伙。额头正中有一颗黑豆大小的血色“玛瑙”,“玛瑙” 的周围有一圈金色的“霞光”,就像戴着一顶凤冠,显得雍容华贵。结合它的外貌和性别,我便给它取了个名字————白娘子。

相比之下,身为宠物鹦鹉的“许仙”就可爱多了。它身着翠绿色“燕尾服”,打着柠色“领结”,由青到蓝的“西裤”笔挺笔挺的,好像是刚熨过,钻出蛋壳前,它还特地涂了炫彩的暖色唇膏。真是个帅气十足的小伙!

它们进家门一个礼拜后,爸爸给我说:“得带它们出去运动运动了,不然它会闷死的。”我顿时犯了难:“白娘子”和雪地的颜色如此之像,出去了,恐怕就回不来了;“许仙”是鸟,虽然被驯养了,但也不乏“一飞冲天”的本性,这怎么办?一急之下,我带了两根奶奶给我的绳子,在它们脖子上胡乱打了个活扣,就极不情愿的出门了。

不出我所料,倒霉事总归降临到了我头上。

刚一出门,“许仙”便像服了兴奋剂一样,从我的怀里跳了出来,踩的地上落叶沙沙的响。吵得藏在我帽子里已经似睡非睡的进入了冬眠状态的“白娘子”,都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。他看到了白雪皑皑的世界,顿时向地面游去。它们全然不顾我了。我立马火冒三丈,却也没大发作————谁叫我身在冰天雪地里,行动不便呢?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拉紧麻绳。哪知它们一个朝上飞,一个拼命跑,而且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,我的身体似乎要被它们拉成两块了。它们仿佛在进行一场拔河比赛,我感到支撑不住了,只好趴下————头朝“白娘子”,脚朝“许仙”。也许它俩也疲倦了,同时停下了拉扯。我经历过这一场未分出胜负的“拔河”之后,实在忍无可忍、气急败坏、暴跳如雷······

回到家之后,我把它们脖子上的麻绳解开,放进笼子里,对它们来了一番训话:“你们两个调皮鬼,怎么这么不听话?你们知道你们的小主人被整得多惨吗?下次······”我摸了摸被雪擦得红通通的鼻子,不满地训斥道。这时,“许仙” 眨巴眨巴小眼,仿佛在望着我说:“主人,怎么还不开饭呀?我饿了。”一旁正在冬眠的“白娘子”也用沉默表示抗议。我再也忍不住对它们的怜爱,笑了。

“许仙”和“白娘子”为我家增添了不少乐趣。如今,他们都长大了,我相信,我们用爱和信任编织的纽带永远不会断。

评语:帅气十足的鹦鹉,雍容华贵的小蛇,给你的生活平添了无穷乐趣。现在你把这份乐趣又分享给我们大家,真是了不起。你还为这两个小可爱取个好听的名字-----“许仙和白娘子“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相信你和他们用爱编织的纽带永远不会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